芻議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對公司提供擔保的效力影響

文章中心


羅欣 律師

 

一、擔保的方式與類型

擔保是指當事人根據法律規定或者雙方約定,為促使債務人履行債務,保障債權人實現相應債權的法律制度。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以下簡稱《擔保法》)的規定1,擔保的方式主要是保證、抵押、質押、留置和定金。

1、保證是指保證人和債權人約定,與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時,保證人按照約定履行債務或者承擔責任的行為。2

2、 抵押是指債務人或者第三人不轉移抵押財產3的占有,將抵押財產作為債權的擔保。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時,債權人有權依照法律規定4抵押財產折價或者以拍賣、變賣該財產的價款優先受償。5

3、質押是指債務人或者第三人將其動產移交債權人占有,或者將其財產權利6憑證交由債權人控制,又或對財產權利辦理出質登記,將該動產或者財產權利作為債權的擔保;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時,債權人有權依照法律的規定以該動產或者財產權利折價,或者以拍賣、變賣該動產或者財產權利的價款優先受償。7

4、留置:是指因保管合同、運輸合同、加工承攬合同發生的債權,債權人按照合同約定占有債務人的動產,債務人不按照合同約定的期限履行債務的,債權人有權依照法律規定留置該財產,以該財產折價或者以拍賣、變賣該財產的價款優先受償8。

5、定金:是指當事人約定,一方向對方給付不超過主合同標的額20%的價金,作為主合同債權的擔保。債務人履行債務后,定金抵作價款或者收回。給付定金的一方不履行約定的債務的,無權要求返還定金;收受定金的一方不履行約定的債務的,應當雙倍返還定金9。

提供擔保的主體來看,擔保的類型分為以下二類,即

a.       債務人自己債權提供擔保;

b.       第三人為債務人向債權人提供擔保。

    一般而言,主要是物的擔保,即抵押、質押均可涉及以上二種類型的擔保,而留置、定金則不涉及系第三人為債務人向債權人提供,對于人的擔保,即保證則不涉及債務人自己向債權人提供。

二、公司為他人提供擔保的法律規定

公司作為市場經濟主體,將不可避免的觸及到擔保制度。由于將影響到公司、公司股東、債務人、債權人等諸多各方利益,為平衡各中法益,《公司法》對公司為他人提供擔保作出了特別規定,即:

第十六條10 公司向其他企業投資或者為他人提供擔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規定,由董事會或者股東會、股東大會決議;公司章程對投資或者擔保的總額及單項投資或者擔保的數額有限額規定的,不得超過規定的限額。

公司為公司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的,必須經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

前款規定的股東或者受前款規定的實際控制人支配的股東,不得參加前款規定事項的表決。該項表決由出席會議的其他股東所持表決權的過半數通過。

需要特別說明的一點是,一般文義上的“他人”是指除己之外的第三方,但這里的“為他人提供擔保”應理解為對他人的債務提供擔保,“他人”指的其他外部債務人,不包含債權人。亦即《公司法》第十六條規定的提供擔保所涉及的“董事會或者股東會、股東大會決議”僅適用于公司其他債務人向債權人提供擔保,公司自身作為債務人自己擔保人向債權人提供擔保應當并不適用該規定。

三、司法實踐中的裁判觀點

早在2010年8月,時任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長宋曉明在《全國法院商事審判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中就公司對外擔保的程序及效力問題的處理思路中指出“我們認為,公司為股東或實際控制人進行擔保,即使未經股東會決議,也不宜籠統認定該擔保無效,應當根據不同情形分別判斷。對封閉性公司,比如有限公司或未上市的股份公司,由于股東人數少,股東通常兼任公司董事或高管,管理層與股東并未實質性地分離,股東對公司重大事項仍有一定的影響力,該類事項即使未經股東會決議,但通常也不違背股東的意志。況且封閉性公司不涉及眾多股民利益保護、證券市場秩序維護等公共利益問題,因此,能否絕對地以未經股東會決議為由認定擔保無效,值得商榷。但是如果是公眾公司,比如上市公司為股東或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應當審查該擔保是否經過股東大會決議同意,未經股東大會決議同意的擔保,屬于重大違規行為,侵害了眾多投資者利益,擾亂了證券市場秩序,應當認定無效。尤其是在當接受擔保的債權人是商業銀行等專業金融機構時更是如此。應當注意的是,商業銀行接受擔保時對股東大會決議僅負形式審查的義務,不應要求其進行實質審查,比如即使上市公司提供的股東大會決議是偽造的,也不應影擔保的效力。”11

根據對最高人民法院相關判例的不完全統計研究,原有主流裁判觀點采納內部限制說,認為《公司法》第十六條的規定屬于公司對內的程序性規定,其并未規定公司以外的第三人對此負有審查義務,公司對外提供擔保是否經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并不影響其對外簽訂的合同效力。公司法第十六條的規定,意在防止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或者高級管理人員損害公司、小股東或者其他債權人的利益,公司是否召開股東會以及股東會的決議,是公司的內部控制程序,不能約束與公司交易的第三人。公司、小股東或者其他債權人的利益因此受損的,可以依法追究實際控制人或者高級管理人員的責任,不能據此主張合同無效12。

近年來,最高人民法院的有關判例又以代表權限制說為基礎,認為公司作為組織體參與經濟或者社會事務,客觀上必須由自然人代為進行,故公司代表人的代表權范圍和限制是其外部關系核心內容,判斷未經公司機關決議而對外擔保的公司擔保案件的效力問題,實際上都可歸結為公司法定代表人或者其他人員越權代表(理)公司對外實施擔保的效力判斷和效果歸屬問題;根據法律一經公布即推定所有人明知及不知法律不免責的法理,公司擔保相對人在接受擔保時,對有關公司董事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負有必要的形式審查義務,否則不構成表見代表中的善意相對人,該擔保行為對公司不效力13。例如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再209號“西宏安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南昌縣兆豐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企業借貸糾紛再審案”的裁判要旨就是,《公司法》第十六條規定了公司機關決議前置程序以限制法定代表人的代表權限。在公司內部,為他人提供擔保的事項法定代表人無權單獨決定,其決定權限由公司章程自治,或者由公司股東決定,或由董事會集體討論決定,僅憑公司印章不構成公司對外擔保表見代理的合理信賴14。

 

結論性意見

在回溯最高人民法院就本文所指的關于公司為他人提供擔保的效力問題上,我們可以看到,事實上上文提及的2010年8月宋曉明講話中,對于統一此類問題裁判標準介紹的基本思路之中,也談及了按代表權限制說進行處理的觀點,但當時及此后的較長時間內在司法審判實務中對之相對少有重視。

目前,通過長期以來的司法實踐發現,未經相應公司決議機關審議通過的對外擔保有效的內部限制說,片面強調了對公司擔保債權人的保護而嚴重忽視了公司其他債權人和公司合法利益的保護”“這種偏重交易效率、追求司法便利的價值觀,強化了市場主體的濫權和機會主義心理,忽視了股東、雇員、其他債權人等多元法益的保護。”15

同時,不可否認的是,《公司法》第十六條的相關規定,是立法層面針對司治理實踐中存在的問題而特別增訂的法律條款,其內生法律邏輯必然為,原則上只有按照法律規定以及依據公司章程規定的決策程序所實施的對外擔保,是合法有效的,其對應的擔保權人的利益才能夠受到法律保護,內部限制說的觀點代替了應有的法律邏輯,架空了相關立法目的的順暢實現,也漠視和不當排斥了《合同法第五十條16的適用。

因此,原來人民法院持有的以內部限制說為基礎的裁判觀點不宜再堅持,有必要進行糾偏。近期由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于2019年8月6日公開征詢意見的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也認同并采納代表權限制說(相關內容節錄參見本文附錄),筆者對此表示贊同。

綜上所述,涉及缺少事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情形下公司為他人提供擔保的合同效力問題,應堅持基于代表權限制說,根據體案情以“誠實信用”原則辨析當事方的是否已盡合理的“注意義務”,是否對之擔保確有應予保護的“信賴利益”,對不構成表見代理情形下的善意相對人的,相應擔保行為對公司無效。

 


[1]  《擔保法》第二條第二款“本法規定的擔保方式為保證、抵押、質押、留置和定金。”

[2]  《擔保法》第六條本法所稱保證,是指保證人和債權人約定,當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時,保證人按照約定履行債務或者承擔責任的行為。”

[3]  按照《物權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一款的規定,債務人或者第三人有權處分的下列財產可以抵押:

(一)建筑物和其他土地附著物;
(二)建設用地使用權;
(三)以招標、拍賣、公開協商等方式取得的荒地等土地承包經營權;
(四)生產設備、原材料、半成品、產品;
(五)正在建造的建筑物、船舶、航空器;
(六)交通運輸工具;
(七)法律、行政法規未禁止抵押的其他財產。

[4]  除《擔保法》外,還應包括《物權法》,且按照新法優于舊法、特別法優于普通法的原則,優先適用《物權法》的規定。

[5]  《擔保法》第三十三條第一款“本法所稱抵押,是指債務人或者第三人不轉移對本法第三十四條所列財產的占有,將該財產作為債權的擔保。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時,債權人有權依照本法規定以該財產折價或者以拍賣、變賣該財產的價款優先受償。

[6]  按照物權法》第二百二十三條的規定,債務人或者第三人有權處分的下列權利可以出質:

 ?。ㄒ唬﹨R票、支票、本票;

 ?。ǘ﹤?、存款單;

 ?。ㄈ﹤}單、提單;

 ?。ㄋ模┛梢赞D讓的基金份額、股權;

 ?。ㄎ澹┛梢赞D讓的注冊商標專用權、專利權、著作權等知識產權中的財產權;

 ?。召~款;

 ?。ㄆ撸┓?、行政法規規定可以出質的其他財產權利。

[7]  《擔保法》第六十三條第一款“本法所稱動產質押,是指債務人或者第三人將其動產移交債權人占有,將該動產作為債權的擔保。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時,債權人有權依照本法規定以該動產折價或者以拍賣、變賣該動產的價款優先受償。”根據《擔保法》第八十一條,權利質押適用動產質押的規定。

[8]  《擔保法》第八十二條本法所稱留置,是指依照本法第八十四條的規定,債權人按照合同約定占有債務人的動產,債務人不按照合同約定的期限履行債務的,債權人有權依照本法規定留置該財產,以該財產折價或者以拍賣、變賣該財產的價款優先受償。”第八十四條第一款“因保管合同、運輸合同、加工承攬合同發生的債權,債務人不履行債務的,債權人有留置權。

[9]  《擔保法》第八十九條當事人可以約定一方向對方給付定金作為債權的擔保。債務人履行債務后,定金應當抵作價款或者收回。給付定金的一方不履行約定的債務的,無權要求返還定金;收受定金的一方不履行約定的債務的,應當雙倍返還定金。第九十一條定金的數額由當事人約定,但不得超過主合同標的額的百分之二十。

[10]  2005年《公司法》修訂時增加該條規定,現行的《公司法》(2018年第四次修正版)第十六條仍保留該條規定。

[11]  參見《商事審判指導》總第23輯,2010年第3輯,第31。

[12]  參見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申字第2086號青海賢成礦業股份有限公司、周亞與青海賢成礦業股份有限公司、周亞等民間借貸糾紛申請再審案”裁判理由。

[13]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二庭法官會議紀要》,賀小榮主編,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第192頁。

[14]  同上,第206頁。

[15]  同上,第199頁。

[16]  《合同法》第五十條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法定代表人、負責人超越權限訂立的合同,除相對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其超越權限的以外,該代表行為有效。

 

 

天使网赚论坛